当前位置: 团委主页 >> 网上团校 >> 正文

两会舆评:立法引领改革,反腐深入推进

2015-03-12 16:17:43  点击:[]

数天前,随着“两会”的临近,《人民日报》、新华社等主流官媒纷纷预测“两会”的热点议题。其中《立法法》修改,“红头文件”能不再“任性”?等话题榜上有名。时隔数日,官媒的预测成为事实,8日下午,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立法法修正案草案。作为一部“管法的法”,立法法实施15年来首次修改,部门主导痼疾难消、立法不作为、资源分配不科学、公众参与实效不足、立法监督难落实处、立法队伍人才紧缺等难题和盘托出,其中反腐败国家法迎来实质推进最受瞩目。

媒体:立法重在打破利益藩篱尊重民意

《立法法》改什么,怎么改?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,又是决策者迫切需要回答的问题。尽管修法的结果必然涉及具体立法制度的立与废、存与改。然而,媒体更为关注的是,政府如何突破利益藩篱,为民立法为改革发展制良法。

立法法修改,成为两会焦点固然离不开代表委员的积极推动,本质上看,它更是改革发展的必然选择。新华网评论指出,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全面深化改革的推进,以宪法为核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,但仍然面临一系列新的挑战,包括法律与改革新举措之间的关系急需协调等。因此,必须对现行立法体制加以完善。

人民网评论指出,期待立法法守护“法治质量”要求立法能够跟上时代发展的节奏、踩准社会变化的鼓点。人们希望这部经修改完善的法案能有助于中国立法体制机制的完善,让今后通过的法律更适应改革需要。

从另一个角度看,立法法的修改无疑是个重构利益平衡的过程。北京青年报表示,无论全国或地方层面,凡属重大或社会普遍关注的事项,必然是牵涉大多数人普遍利益。而越是这样的事项,越是需要在公开、充分、平等的立法博弈过程中,让不同群体的意见得到充分表达,才能使各方的利益在立法过程中得到尊重和平衡,其所立之法才可能成为尊重普遍民意、平衡各方利益的良法。

“只要没有上位法律、法规依据的,不能减损公民权利”,这是4天前傅莹在人大发布会上谈立法法修改的话,现在看来,却饱含限制公权保障私权的意义。南方都市报社论认为,制定良好的法律,其本意应立足于保障私权利,同时限制公权力,政府可以制定自我限权的规章,而不能任意限制公民权利、增加公民义务。京华时报则认为,立法法的修订,蕴含了推进依法治国、依法行政的大命题。把不减损公民权利,不随意增加公民义务的法律表述,化为能够操作、能够自洽的法律和施政实施原则,依法治国、依法行政就会取得最有实质性的进展。

立法法修改,最为引人注目的莫属“反腐败国家法”。一些媒体认为,此举措有助于完善反腐败法律规定,将腐败犯罪的“全环节”纳入惩治范围,进一步强化“不敢腐”的法律震慑。中国政府网指出,虽然我国反腐倡廉制度体系基本建成,但保证“干部清正、政府清廉、政治清明”,避免立法的应急和被动状况,还需构建“不敢腐、不能腐、不易腐”的制度铁笼子,反腐败国家法正当其时。

上述解读引发媒体共鸣。北京青年报认为,中央反腐力度成效空前,在肯定成绩的同时,必须清醒地认识到,“不敢腐”震慑力的彰显,不仅在于重拳频出,将一个个贪官“斩落马下”,更在于加强反腐败立法,实现党规党纪与国家法律的有机衔接,更好地形成“不敢腐”的惩戒机制。

诚然,张德江委员长明确表示,今年将推进反腐败国家的落实,但仍有媒体不断的发生鞭策声音。证券时报表示,反腐败国家立法不能总是引而不发、议而不决,反腐败国家立法亟待进入实际运作层面,为反腐败撑开法律的保护伞。、

事实上,为立法法修改鼓与呼不单是媒体的事,更是代表们的事。的声音一点也不弱。新华网倡议代表委员为立法法修改多做务实行动。文章写道,宪法赋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神圣的立法职责,人们期盼代表们为人民用好权,群策群力提出真知灼见,立良法,保善治,让改革和法治同步推进。

专家:立法法修改人大主导公民参与是根本

立法法修改,为什么要改?一些专家认为改革需要立法凝聚共识。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研究室主任梁鹰表示,2014年整个国家全面深化改革都是在法治框架内推进。回顾现代化历史,不少国家在崛起过程中,都通过立法来凝聚共识,全力以赴推进改革,促进经济发展。另有专家认为立法法修改是反腐败斗争的必然选择。全国人大代表、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委员周光权表示,民众对腐败现象深恶痛绝,中央对腐败严厉惩处的决心,老百姓也是看得到的。这几年,理论上也有很多研究,检察机关和纪检部门紧密配合,在反腐败方面也积累了很多经验。反腐败国家立法的天时、地利、人和都已具备。

诚如专家所言,立法法修改是改革、反腐败的必然选择,那么立法过程中,究竟是以政府部门为主还是以人大为主。多数专家认为应突出人大在立法中的主导地位。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车光铁表示,以政府部门主导的立法,极易造成只强调部门权力和利益的现象,不可避免存在部门利益保护倾向。从促进法治建设,保证法律的公正性角度出发,应进一步明确和保障立法工作中人大的主导地位,切实将立法工作建立在坚实的民主参与基础之上。此外,确保公民的立法参与同样重要。全国人大代表、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2009年和2010年连续提交议案,建议完善立法立项、起草、听证、评估等程序,扩大公民参与立法的途径和范围。在他看来,修改好立法法确保公民参与至关重要。

当然,发挥人大主导立法的作用意味着人大要承担更重大的责任,还要有足够的立法力量。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所长、立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李林,主导立法需要什么样的保障,主导立法如何不被架空,如何使立法权不被弱化和稀释,这不但涉及立法法的修改,更是涉及未来立法机关人、财、物等资源配置和制度安排的现实问题,应当引起重视。

事实上,修改立法法,还要整治当前立法中争权诿责现象,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指出,制定立法法有两个动因:1979年立法活动全面恢复后,立法工作积累的经验做法需要制度化、法律化;同时,立法数量大增后出现“打架”的情况,执法机关有时都无所适从,对国家法制统一造成很大影响。

如何从根本避免立法中争权诿责现象出现,一些专家建议进一步规范授权立法活动。韩晓武委员表示,当初制定立法法时,对于如何规定授权立法就曾经有不少争论,出现争权诿责无疑是授权不规范所致,建议这次修改立法法时对以上问题进一步研究并予以解决。

上一条:2015年中国经济前行靠什么?智库专家解读“双引擎” 下一条:2015两会十大关键词解读:稳增长调结构紧要之年

关闭